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普知识 > 正文

AI、记忆、自由意志……探索《西部世界》中的科学

发布时间: 2018-05-21 11:05:00 来源: 网络 浏览次数:0 字体大小: [] [] []

HBO出品的科幻神剧《西部世界》第二季终于开播了,在充满了血腥与悬疑的第一季后,西部世界主题乐园的智能机器人们获得了了自我意识,并开始反抗。本季的科学顾问,来自斯坦福大学的神经学家David Eagleman与《科学》杂志对话,探讨了剧中相关的科学问题。
 

Q:你是如何加入剧组的?

A:我当时正在跟其中一个编剧聊天,我问他们《西部世界》的科学顾问是谁,结果发现他们根本没有科学顾问,于是我就“上车”了。接着我去了洛杉矶,和制片人以及其他编剧们聊了七八个小时的自由意志和机器人获得意识的可能性。

我还给他们展示了我的发明——一个装备了振动电动机的背心,我曾在几年前的TED演讲上介绍过它,现在它也将出现在《西部世界》第二季的剧情中,为了避免剧透我不能说太多,现实中的背心是为了让聋人能感应到声音,但在《西部世界》中它的功能是为穿戴者提供重要的数据流。

 

Q:你们还聊了什么?

A:人类大脑的特殊之处,以及我们是否能够把大脑的这些特质复制到另一个基质上从而制造出一个具有意识的机器人。这个问题的答案目前显然是未知的。总的来说,大自然决定了我们的大脑是通过细胞运作的,比如说神经细胞。但假如我们理解了神经编码的原理,我们也许就可以制造出一个比大脑更简洁的基质同时又具有和大脑相同的算法和功能。这也是《西部世界》第二季中所探讨的一个问题。

做个类比:数千年以来人类都梦想像鸟儿一样飞翔,于是人们开始制造各种可以扇动翅膀的装置。但最终我们搞懂了飞行的原理,使我们能够制造出比鸟儿飞得更快更远的固定翼飞机。未来我们也许能够在现代的计算基质上制造出更强大的大脑。

 

Q:《西部世界》这部作品是否改变了你对“智能”(intelligence)这个词的看法?

A:《西部世界》迫使我去思考机器人需要多高的智能水平才能让人们相信它们是具有意识的,因为我们人类总是倾向于把一切事情人格化。拿最新一集来说(第二季第二集),派对上一屋子的机器人让一个人类轻而易举地就相信了它们都是人,只是因为这些机器人表现了很多人类的日常行为,比如以特定的风格弹琴、擦眼镜或者做出有趣的面部表情等。一旦机器人通过了图灵测试,我们很可能就会发现人类没有那么难以欺骗。

本集中,人类角色罗根完全被机器人的逼真程度惊呆了

 

Q:我们能否让机器人的举止和人类一样,但没有像《西部世界》和其他科幻作品里暴力和自私的部分?

A:我觉得完全可以。,如果不能的话那就太糟糕了。要知道,人类的许多行为都与进化产生的约束相关,比如生存竞争、配偶或者吃饭,这一切的行为塑造了我们的心理。而机器人没有经历进化的历史过程,它们的心理机制一定会完全不同,对于它们来说这更像是一场表演,它们也没有必要和我们拥有同样的情感。当然,这一切都与机器人能否具有意识或者内在经验相关。

原本温文尔雅的接待员们在本季中都拿起枪开启了“暴走”模式

 

Q:在《西部世界》和《银翼杀手》中,程序员们都给机器人编制了生动的虚拟记忆来使它们更加人性,这有必要吗?

A:人类的记忆可以使我们避免重复之前的错误,而最近几十年以来的神经科学研究显示,记忆也让我们能够模拟未来。记忆使我们能够设想或写出未来即将发生之事的基本框架。著名的失忆症患者H.M.(全名亨利·古斯塔·莫莱森)不光无法形成新的记忆,也无法模拟未来的可能。如果你对严重的失忆症患者说:“我希望你画一幅你下个月去夏威夷旅游站在沙滩上的画。”他们会回答:“我什么都画不出来。”所以给机器人添加记忆的好处就是可以引导它们构建未来的方式。

 

Q:《西部世界》剧中有哪些机器人特别人性化的举止?

A:在我的书《匿名者》(Incognito)中,我把大脑描述为一群对手,意味着你的大脑中有不同的神经网络,想做不同的事情。比如如果我请你吃草莓冰淇淋,你大脑的一部分想吃,另一部分却在说:“别吃,会长胖的。”诸如此类。我们的脑海中有许多不同的声音,这也造就了人性的微妙与复杂。

在和《西部世界》的编剧们对话时我指出,在第一季结尾有一个机器人(剧中被称作“接待员”)叫做梅芙(Maeve),她原本要按照程序的设计坐火车逃离西部世界,而最后,她人性的部分使她决定下车去寻找她的女儿。在这场戏中,这个角色的思想经历了一个纠结和挣扎的过程,如果她的内心只有一种声音,她就不会拥有像人类这么丰富的情感,比如后悔、不确定等,而且,看上去也不会这么有趣了。